林_求你填坑

爷爷你关注的博主更新了!

【萧蔡】此情何寄/叁

/花吐症有
/前期单箭头
/有刀。
/he!划重点敲黑板

蔡居诚踏上武当山的一刻才恍觉茫然。

事实上在点香阁的日子里自己无时无刻不想着能回武当,复仇也好,认错也罢,他都想要回去。

可是萧疏寒现在站在他旁边,几个时辰前站在他面前,他说要带他回去。

蔡居诚在武当山哪里来的立足之地。

他被萧疏寒带到金顶时,连脚步都是虚浮的,下面是武当一众弟子,他的师尊,就这么不容置喙的宣布他回归师门。

蔡居诚看着一众似疑惑似鄙夷甚至似怜悯的脸,满心惘然,他还是他的初离道长,可又不是了。


萧疏寒却做了一件更不可置信的事。

“师父!”蔡居诚蹙眉推开了萧疏寒的房门:“你这是做甚?”

彼时萧疏寒正在打坐静心,见人来了缓抬了眼:“不愿?”

“你不是说…”

“回去罢。该是你的。”萧疏寒并未多言,眼中也无多余的情绪,目光浅浅却好似能瞧进蔡居诚的心里。

该是你的。

蔡居诚怔在原地,喉间发涩。

他等这句话等了多久了?

三年?四年?还是更久。他在点香阁处处受制,日夜星辰入梦总能见那白衣道长站在满天星辰下面,眉眼温柔。

蔡居诚莫名眼尾有些发红,他想歇斯底里的哭,想讲自己在外尔尔。

他想告诉萧疏寒,自己到底有多难过。

可是话到嘴边,卡在喉口,一对上萧疏寒那双色泽极浅的眸子,又什么都没有了。

“弟子告退。”

蔡居诚颔首一礼,旋身而走。


——“掌门是疯了吧?居然说要那个武当的叛徒当掌门候选人?”
——“不懂掌门在想什么。”

“你们在说什么。”蔡居诚默然站在那几个多嘴的后辈身后,目色沉沉。

“我们说的有错吗?”为首的人神色携上几分不屑,可蔡居诚瞧见他手都是抖的:“你就是个叛徒,也不知道萧掌门是不是脑子不好使了教你去做了掌门候选。明明邱道长——”

“咔。”蔡居诚身后的剑匣应声开启,几柄长剑携几分墨色随他捻指掐诀悬停在空中,蔡居诚神色不清:“愚蠢。”



“五行式。”



“蔡师兄!!”

tbc。

我有罪…因为沉迷于游…不是,因为在思考后面的剧情…列了个大纲,之后更新应该会频率稳定。

我错了!orz

[萧蔡]何寄此情(俩/碎碎念)

/大概是我的碎碎念
/随便看看就好
/占tag致歉

这几天一直在琢磨萧掌门的性子。
也找列表掌门皮问了问意见。
最后决定还是慢热吧。
我在芳菲林撞见过那两名武当弃徒,又去看了下蔡师兄,发现他名字下面写的是武当叛徒,就觉得萧掌门肯定没法对蔡师兄狠心弃之不顾,他从小带到大的小娃娃,怎么会不知道蔡师兄是怎么样的人。
总之目前对掌门的气儿还在琢磨中,有小可爱有看法也可以评论,尽量不崩掌门。

还有同人c圈皮萧掌门的这里主蔡欢迎私戳被我勾搭(bizui)

[萧蔡]何寄此情(贰)

/花吐症有
/有点刀,速效救心丸在这备着
/其实最后有点糖
/后面没什么刀了,萧掌门慢热双箭头
/ooc有,掌门描写稍少怕崩

其实蔡居诚很讨厌黑色的东西,包括邱居新,除去猫。

现在他眼前就是一片漆黑,蔡居诚不知道自己现在处在什么状况,四肢都麻栎得几乎没有感觉,一双眼皮好似千斤重,使劲去挣扎却又睁不开眼。

偏偏小腹的痛感还该死的一阵阵愈发强烈。

然后他就忽的睁开了眼,不看尚好,这一睁眼瞧见蔡居诚简直想把眼珠子抠下来。

“萧疏寒…???”

他面前是他仙风道骨的师父,此时正半阖着眼,色调极浅的瞳仁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蔡居诚僵硬的扯了扯唇角,一时间吓得连肚子疼都抛之脑后。

——萧疏寒离他几乎是鼻尖碰鼻尖的距离。

这个时间可以说是巧得可怕了,他若是早些苏醒,萧疏寒尚未靠近,或是晚一些,等他……做完之后,都不会像现在这般窘迫。

却是萧疏寒先反应过来,却无尴尬神色只捻袖复直起身子,照样是他一副不染纤尘的模样,语气淡而疏离:“云梦的弟子,求我救你。”

蔡居诚脸顷刻便黑了,他的腿已经发麻,稍一动作就是针扎般密密麻麻的痛难受的紧,但他还是屈膝使劲将自己的身子挪后了一些,喉咙干得发涩,嘶声道:“我要你救?”

“你喜欢我。”

蔡居诚猛的怔住,自己这点心意被人猝然点破还未反应过来一转头对上萧疏寒的一双眼又在他眼底瞧见了点嫌恶。

可他不死心啊。

蔡居诚攥紧了被单,凉声:“如若是真的,那你可欢喜与我?”

“你我师徒情义。”萧疏寒轻甩拂尘,似要扫清这一隅芜杂荡尽世间污浊,语气凉了好半分:“此般大逆不道,有辱师门。”

如坠冰窖,蔡居诚却顷刻被点燃,拾起绵软枕头就朝那白发道人砸去,他武功尽失,此般动作连打斗都算不上,看着萧疏寒轻而易举一甩拂尘将其击落在地,一颗心似乎也跟着坠落摔得稀碎。

寻不见了。

小腹忽然疼起来了,蔡居诚破口大骂:“有辱师门?萧疏寒,你是不是挨着武当的雪冻坏了脑子,你还当我是你徒弟呢?”

“……”萧疏寒不置一词,只缄默看着他。

蔡居诚忽然觉得一身力气被尽数抽离,颓然第下头去,嘶声:“不会是你…这辈子…我都不会喜欢你。”

跳梁小丑。

他不敢说实话。

可他末一抬头,却见武当的掌门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袖,蔡居诚有点看不透他到底想作何,只不耐烦道:“若是无事,萧掌门请回吧。”



萧疏寒沉默了很久,久到深陷勾栏的蔡居诚在点香阁的窗外…


——瞧见了天光乍破。



“那便随我回武当,寻为你治病的法子。”


tbc.

[萧蔡]何寄此情(壹)

/花吐症有
/下更掌门出场
/前期蔡师兄单箭头注意
/前文走主页(前面有个零)
/ooc…应该有

那云梦掌门叶澜座下高徒又来了。

来的时候蔡居诚正苍白着脸坐在床边,她急急地牵起他的手就往门外拉。

小姑娘说她四下奔波询问问遍整个云梦上下终于寻见个会看这病的前辈。

“前辈说解法简单得很只要心悦之人一个吻不出一个时辰各种症状必定好的一干二净!”

“……”蔡居诚任她拉着手却未动半步,迟疑开口:“你要带我去寻谁?”

小姑娘一怔:“萧疏寒啊?”

“……”

“不对吗…那邱居新?”小姑娘又想起那些声色绘本里的另一位男主角。

下一秒她就被蔡居诚连人带灯扔了出去,如果说要解释些什么的话,那便还附带着一个滚字。

“蔡师兄!”小姑娘使劲拍着在她面前紧闭的房门,门内却再未传出一句回应,但她知道门内那人一定在听,索性放大了声音:“前辈说!——要直面本心!”

要直面本心。

蔡居诚听着门口小姑娘越来越远的声音,垂着头孑孓一人坐于案前,双手拢拳使劲握紧,目光沉沉盯了片刻又颓然松开。

他如何直面?

他的本心不愿见他,他离开武当那日连眼神都不愿施舍,任凭自己如何声嘶力竭一抬头瞧见的永远只有一个背影。

背影啊,蔡居诚开始神游,又想起幼时萧疏寒带他去山下的庙会。

萧疏寒不肯抱他,偏生要他自己走,小孩儿性子又犟,明明跑快了都容易摔却还是牵着萧疏寒的袖子磕磕绊绊跑了一路。

然后就理所当然的落下了,他瞧着自己这师父仿若未觉继续往前走,瞧着瞧着渐行渐远的背影哇的就开始掉金豆子。

萧疏寒这会闻声回头才瞧见自己带回来的糯米团子孤身站在十步以外的人群中一张脸哭成了小花猫。

萧疏寒那时大道方得悟红尘已然褪身大半,抱着惊魂未定哭得快岔气儿的小娃子不知所措。

乃到旁边卖糖葫芦的小贩实在看不下去了,从已经卖的只剩零星几根的糖葫芦取了一根递给了蔡居诚:“小娃娃长得好看得紧,哭花了脸就不好看咯。”

小花猫这才安静下来,萧疏寒给了钱又道了谢,抱着红着眼睛的蔡居诚打算回武当。

小孩子却不肯好好吃,他刚啃完第一个便把那糖葫芦递到了萧疏寒的面前,奶声奶气的还带着些鼻音:“师父吃…”

“……嗯。”

“师父可喜欢?”

“…不…”萧疏寒瞧见蔡居诚脸色一变,喟叹一声改了口:“不讨厌。”

“太好了!”蔡居诚赖在萧疏寒怀里头弯着眼睛笑:“那我以后年年买给师父吃。”

“嗯。”萧疏寒本只当小孩子信口一言言罢也就抛到脑后,索性随口答应了。

然后第二年他就真的看到半大的孩子捧着糖葫芦欢天喜地来寻自己。

第三年,第四年,第五年,第六年……

或许开始几年蔡居诚少年心性真认为自己师父喜欢糖葫芦,可随着年龄的增长,这话也就自己说说罢了,道出去,又谁会信呢。

蔡居诚自己都不信了。

但他还是每年都会送,乃至后来到了点香阁,逢新年了也要借着梁妈妈的年底回馈寻个少侠替自己递过去。

为什么?

蔡居诚躬身伏在桌上,冷汗涔涔,随着时间拖延再到病发已伴随着胃部的绞痛,随着花瓣咳出的粘稠血液也愈来愈多,体内的花靠他的精血和他对萧疏寒那么一点点背德的想法繁殖生长,乃至盛放。

而他的感情能随花生长,却又随什么盛放呢。

不还是得随着这幅身体腐烂。

蔡居诚一点点擦去花瓣上的血,将它混着桌上的酒饮下去了。

为什么呢。

因为他的师父太过仙风道骨,也太过薄情寡义。

蔡居诚总是想让那人沾上些红尘,这样…

才不会显得自己的心意太过痴心妄想太过遭人唾骂。



“……”云梦的小姑娘缄默立于门前,轻手轻脚的推门进去,见着蔡居诚意识不清,弯腰拾起一片花瓣,提灯离去。

tbc.

[萧蔡]何寄此情(零)

/花吐症梗,想玩很久了却只写了开头一个尖尖
/萧蔡,单箭头,慢热双箭头,he
/就想让师父只是为了救人而吻他而蔡师兄宁死不受
/可能会有点长,欢迎催更!
/小学生文笔,极度ooc

金陵下雪了。

蔡居诚自榻上坐起时便瞟见了余光一片雪白,他稍稍侧头靠在床沿,瞧见案上搁着酒又从拢着衣榻上下来拾杯饮罢一口,算不上什么好酒,灼热的酒液烧过喉口一路暖到小腹,蔡居诚眯了眯眼,就势倚在案侧抱膝瞧着外面茫茫大雪。

江湖上的人来了又去,这一番来来走走那些他记得住名字的记不住名字的交情泛泛的和交心如水的都一概走得差不多了,蔡居诚已记得不甚清楚,有些人边和他斗嘴边笑嘻嘻走出点香阁,这一走,就再没回来过。

点香阁的生意也不再如往常那般红火,新奇劲一过那般情话承诺终究比不得陪同自己江湖肆意的另一位来的重要。

于是他便沦落至此地步。

蔡居诚这时腰弓下颚搁在膝盖上目光深深浅浅望着窗外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忽然就想到了萧疏寒。

他稍稍起身,脊背也直起,一身戾气被那些时软时硬的劝说侮辱磨得丁点不剩,撑着这幅皮囊的骨却还是硬得不行。

萧疏寒……

蔡居诚惘然开口,细细咀嚼着这个似乎早已陌生的词语,他无声的一遍遍念叨起来,将这三字啃噬撕咬,咬碎了,再血淋淋地咽下肚里。

何来陌生可谈。

分明…分明连叫唤都熟稔地教人眼眶发红。

于是蔡居诚便就这般红着眼睛一口一口将桌上劣酒喝了个一干二净。

于是便有了几分醉意去了。

酒虽劣也烈,喝完身子都是暖的,蔡居诚揉了揉小腹起身,喉间一热瞳孔一缩又猛然跌落座间,捂着唇咳着几乎喉口收紧要呕出物来。

然后他便真看见了粘稠血丝和着洁白的花瓣。

蔡居诚呆坐在案前盯着他瞧了好一阵,又把他塞回嘴里嚼了几嚼也认不出到底是何种花。

但是他嗅出了熟悉的气息。

——萧疏寒。

自幼蔡居诚都不知道萧疏寒身上是什么味道,初见被他抱回武当就觉得好闻,乃至后来胆子大了,便扯着萧疏寒的袖子不撒手,天天粘着他跑。

久而久之身上竟也染了些这般气味。

只是一直未曾寻机会问过他,这般一来二去,气味也散了,问也问不到了。

思及此,蔡居诚缄默半晌,将那洁白花瓣压在舌上齿间,恶狠狠嚼碎了又咽了回去。

tbc。

【邦信】谋反

/半史向
/ooc属于我
/老板…这面甜到掉牙了
/真的没有刀…信我

地牢的空气湿冷得很,偶尔会有寒冷的风从窗子外吹进来,刘邦打了个哆嗦,重新裹紧了被韩信吩咐不必换下的狐裘。

以前当皇帝就偶尔看见牢里这些人哆哆嗦嗦的缩在角落,只未曾料到自己也能来着体验一番。

新鲜得很。

韩信…刘邦靠着墙壁,两个字在齿间咬碎细细研磨犹豫再三终究没法念出那人的名字,脑海里事物不断变换。

不,不该是这样的。刘邦总觉得遗漏了什么。

他相信韩信会反吗,刘邦垂下头,思绪再三纠结。

记忆中红发将军似乎没什么不敢做的,当初率领一万汉军井陉口背水迎战赵军二十万兵力,硬生生大败赵军俘了赵王。

后来听生还的将士谈起那时还有些后怕,背水而战,八千将士拼死厮杀硬是打了半日之久。

刘邦自是听得心惊肉跳,视线不自主朝殿下韩信看去,刘邦刚打算开口,却有人事先出声:“兵法讲究面山背水,今者将军令臣等反其行之,臣等自是不服,然大败赵军,此何术也?”

视线重新停在韩信身上,见那人顿了顿,声音清冷:“陷之死地而后生,致之亡地而后存,诸君不查耳。”语毕抬眸不着痕迹抬眸看了眼刘邦。

韩信掩饰得很好,但刘邦怎会听不出他语中的不对劲,只不便提出罢了。

入夜便暗自摸入将军帐中,凭韩信的洞察力又怎么可能不知他进来,可床上的红发将军没有半点反应,刘邦暗自想笑,只得继续轻手轻脚地靠近床边,轻声唤他:“韩卿?”

没有回应。

刘邦皱眉,轻推了韩信,手下触感黏腻得很,刘邦心里一紧,连忙掀开韩信背后的衣物,才发觉人背后鲜血淋漓,简单的包扎用处不大血还是浸出来了,原本衣物色调偏红就不易察觉。

本就是在战乱中哪有什么医生供人使唤,刘邦只得自己打了水替韩信清理伤口和包扎。

事实上做到一半韩信就醒了,就任着刘邦摆弄也没吭一声,刘邦知道他疼,放轻了动作一点点擦。怎料心烦意乱的将军哑着声音开口抱怨:“磨磨蹭蹭…”

刘邦有些好笑地看着他,三下五除二帮人把伤口包扎好,就这么坐在床边看着他。

韩信被他看了半晌有些不自主才终于反应过来撑起身子就要请罪又被刘邦按下去:“韩卿好好休息。”

身周突然被阴影笼罩,刘邦微愣回过神来,抬头看着韩信正站在地牢门口,湛蓝的眸子里无悲无喜。

不,不信。

让他怎么相信韩信会反。

韩信当然不知道刘邦在想什么,他吩咐身侧的人把门打开,缓步走了进去,刘邦这才兀自起身,站稳了身静静看着他。

却见韩信递给了他一把短刀,眸子里依然情绪不明,声音清浅:“要么杀了我,江山物归原主,要么…继续当你的阶下囚。”说到这,韩信勾唇给了刘邦一个讥讽的笑。

……刘邦有些讶异地看着他,抿唇,缓缓将短刀握紧,架上面前人的脖颈。

韩信笑容未减,只垂眸静静看着刘邦握剑的手。

再来一次,你还是这样。

江山…真当如此重要…?











刘邦握紧剑柄,咬牙将剑扔到脚边,伸手抱紧了面前的人。

这是他的大将军,他的…国士无双。

“韩卿…”

韩信听他轻声唤着,拢在袖中的手有些颤抖。

他静静地等着,等着刘邦放开他。

垂眸,单膝跪地:“罪臣韩信,特此前来请罚!”



end.

/你就是猜不到结局

/气不气

/信白信无差
/他俩真可爱
/幼化
/我真的不会上色
/那些指绘线不抖的都是dalao

你家余⃢弈ೄ: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亮瑜】祭

/亮瑜亮无差
/有感而发
/没有虐点
/反而有点甜?

周瑜死时诸葛亮在众人前的祭词说是发自肺腑却时在当时感动了不少人。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后入自会看清此时局势断定他到底是为之人心。

可当时诸葛亮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念什么,词是准备好的,到了情动之时的悲拗地痛哭也是事先安排在了最容易触动人心的位置。

恍然间回神一声从此天下再无知音忍不住微愣,嘴里念出最后一句心思却早就飘远了。

周瑜于他,又岂是知音如此简单。

……

映像中那红衣的人身子一直不太好,听说是不知何时的旧疾,偏偏还要当什么东吴大都督上阵杀敌。

东风祭坛一语唤来东风助他看着那人在风中乱舞的衣袖就有了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孙策脑子不太好但眼神还是可以,东风祭坛周瑜回眸发丝扬起弯眸一句谢,却是谢走了诸葛亮一颗心。

诸葛亮伸手把人自风中揽过轻哼一声低语:“要是底下那些士兵知道东吴大都督被风吹了去定会抓狂一番。”

……

二人的接触,也就仅限于此了。

东汉末年战乱无休他们各司其主后来交集倒是愈来愈少。

乃至现在周瑜棺材都合上了诸葛亮对他的映像却还停留在当年乱风中一回眸。

那是那人眼中温柔至极的笑意倒是貌若天人。

轻易就倾心于他。

可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呢。

周瑜,周公瑾。
亮心悦之人。

/tbc.

没有后续(灬ºωº灬)♡

……
指绘真是可怕…
不敢打瑜乔tag怕挨揍